樊登讀書 - 讓1400萬人掏錢聽說書

文章 購物

樊登讀書 - 讓1400萬人掏錢聽說書

瀏覽:4393

樊登讀書 - 讓1400萬人掏錢聽說書

一個「讀書會」平台,一年竟能有超過 4 億元人民幣(約 18.6 億元新台幣)營收,去年在雙十一檔期期間,甚至三天海賺 2 億元人民幣(約 9.3 億元新台幣)!這是中國 2013 年成立的「樊登讀書」創下的驚人紀錄。

樊登讀書 - 讓1400萬人掏錢聽說書


在台灣,書籍出版越來越困難,在中國卻極大不同。當內容從書本中被抽取出來,進一步精煉為「知識」的型態時,正持續獲得中國閱聽大眾的關注,甚至進一步推動了書籍的熱銷。



其中,樊登讀書絕對是其中翹楚,靠著「每年一起讀 50 本書」的號召,這個 200 人團隊已經吸引了 1400 多萬名會員加入,藉由每年固定收取的會員費用,年營收規模在 2017 年達到 4 億元人民幣,2018 年營收再創新高並不意外。

曾是中國中央電視台節目主持人的樊登,在 2013 年創立了「樊登讀書」這個付費知識平台,透過「樊登老師幫你解讀各類書籍精華」的影音內容,提供會員快速理解書籍內容,只要每年付 365 元人民幣,就能閱讀瀏覽。

攻創業、自我成長讀物 靠「實用」打動用戶付費



相較於有著 2000 多萬名用戶、中國知名的知識型網紅品牌「羅輯思維」,樊登讀書看似聲量不如前者,但在「販售知識」這件事上,樊登讀書卻是早早就領先羅輯思維,從成立第一年就開始賺錢,並布局全面的獲利模式,成為付費知識浪潮中的浪頭。

樊登讀書的核心服務,就是幫大家讀書。樊登進一步說明:「解讀的書,大都是能夠給用戶帶來真實啟發和改變的書。」

樊登讀書副總裁孫文濤解釋,樊登讀書在內容選擇上較少小說、傳記等文學創作,更偏重創業、自我成長、親子關係等實用的讀物,目的就是希望讓用戶感受到,所接收的知識對生活有真正幫助,更能驅使消費者付費。

為了讓消費者掏錢,不僅靠創辦人樊登的知識魅力,更重要的是還打造了一套完整線上與線下整合服務的生態圈,得以緊緊地黏住用戶。孫文濤指出,從 2015 年樊登讀書 App 上線前,他們就採取了多路並進的用戶拓展策略。

首先,在 2015 年上線的 App 上,樊登讀書提供了 QR Code 的分享方式,只要會員推薦其他用戶加入,就可以獲得積分,藉此取得更多內容。孫文濤指出,該機制最初的設計,是希望用戶可以把自己覺得好的書籍,透過掃描條碼分享出去,讓更多人也能進入 App 閱讀。

用好的內容感動讀者,再讓讀者把感動分享出去,有別於網路世代遼闊卻纖弱的關係鏈結,樊登讀書選擇用最基礎的「一人拉一人」方式,慢慢擴大核心用戶群。事實上,樊登讀書的作法與當時普遍認為「網路就是免費」的想法大相逕庭,孫文濤回憶,經過一年的發展,「2016 年,用戶開始接受花一些錢,付費學習對自己有價值的內容。」

把基礎打穩,也得同時把骨幹壯大,樊登讀書也發展線下的授權模式,讓這些「授權點」去幫樊登讀書開疆闢土。早在 App 上線前的 2014 年,樊登就已經展開了「樊登讀書分會」的布局,作為早期的經銷據點,分會透過線下活動去拉攏新用戶,成為擴大客群的另一個方式。

廣設經銷據點 年辦 4 萬場線下活動

樊登讀書授權經銷據點銷售會員卡,藉此分潤給經銷據點。此外,也不會對這些經銷據點的活動設限,因此不管是讀書會、親子活動、品酒餐會,都會在這些經銷據點出現。

「我們一年會有 4 萬多場(線下)活動。」孫文濤認為,線下活動除了能提升用戶的黏著度外,更能藉由活動直接與用戶交流,理解用戶如何透過樊登讀書獲得幫助。「如果一本書錄完,第二天很多人說不適合,我們就會調整。」更重要的是,相較於一般網路傳播僅有 5% 到 10% 的轉換率,樊登讀書靠著口碑行銷與真實的人際互動,註冊用戶成為付費用戶的轉換率,硬是提升到了 20% 以上。

到了 2018 年,樊登讀書的線下據點已經多達 3400 家,「中國每個省分、每個城市都有設立授權點。」孫文濤指出,在過去行銷資源有限的情況下,這些經銷據點成功幫助樊登讀書穩健地拓展用戶。

而在 2017 年,樊登讀書開始網路行銷,甚至在當年天貓雙十一活動砸重金下廣告,讓樊登讀書在核心客戶的基礎上,用戶規模如燎原般地火速增長,從 2017 年的 300 多萬人,到了 2018 年已經飆升到 1400 萬用戶的里程碑。

靠高黏著度會員 擴大付費知識生態圈

在用戶增長的同時,樊登讀書也持續擴大知識平台的價值,以及延伸到更多領域,藉此擴大市場利基。「從 2017 年開始,我們有很多新的嘗試。」孫文濤口中的嘗試,有著針對幼童讀者的「小讀者」、時尚讀書選秀活動「我是講書人」,以及出版實體書本的樊登書店等。而這些品牌,也早已成為獨立子公司,在個別領域展開新的布局。

樊登讀書前主編、同時也是「小讀者」創辦人肖宏文就指出,在專注「讀書」這個核心價值並嘗試親子領域的「小讀者」產品上,他們希望用童書去協助孩童建立自己的認知架構,「對於孩子,影音類的課程不能解決這類問題。」

肖宏文強調,即使是在手機 App 如此普及的現代,童書仍有著無可取代的價值。儘管處於發展初期,但小讀者的第一年用戶增長速度,是過去樊登讀書首年表現的 20 倍之多。

而「我是講書人」則是另類的娛樂領域嘗試,孫文濤解釋,透過一季十集的節目,「讓參賽者去演講,一個人推薦一本書。」而環繞在讀書的商業模式上,樊登強調,他們不只是替出版社推薦書,同時也持續出版著作。

「我為用戶解讀別人書裡的好方法;在(自己出版的)書籍中,我為讀者分享我所掌握的好的工具和方法。」樊登認為,出版書籍能讓服務加倍豐富,為了完成「全民閱讀」這個終極目標,樊登讀書正持續豐富平台上的知識產品與服務。

有著更高的進入門檻,以及用戶更緊密的關係鏈結,樊登讀書已經站穩了知識訂閱的市場山頭。樊登笑說,在經歷過無數次的內容分享後,「領導力的思維習慣,已經進入我的血液。」

透過帶領樊登讀書持續發展,樊登不但貫徹了「讀書」這件事的真正價值,更希望透過自身與團隊,讓用戶都能感受到這樣的正面幫助。



猜你可能會喜歡:

瀏覽:133679
中國無印良品贏了官司,日本 MUJI 不僅賠錢還要改商標

瀏覽:1572
人生不怕走錯路,怕的是原地踏步

瀏覽:2952
Elon Musk:我仍有比特幣、以太坊和狗狗幣


返回主頁

@ 2019-2024
最後更新:2024-05-26
文章數:5534 / 閱讀量:53098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