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病毒,為何總是源於蝙蝠? (BOLDBOX | 聚合盒子)
Klook.com
超級病毒,為何總是源於蝙蝠?
日期:2020-01-30 | 瀏覽:16616

蝙蝠是許多病毒的自然宿主,包括埃博拉病毒、馬爾堡病毒,狂犬病毒、亨德拉病毒、尼帕病毒等。由於蝙蝠特殊的免疫系統,攜帶病毒卻極少出現病症。在漫長的進化歷程中,蝙蝠成為了上百種病毒的自然宿主。對於病毒溯源的研究來說,蝙蝠地位很特殊,是重點的關注對象。

中國科研人員發現,蝙蝠體內一個被稱為“干擾素基因刺激蛋白-干擾素”的抗病毒免疫通道受到抑制,這使得蝙蝠剛好能夠抵禦疾病,卻不引發強烈的免疫反應。野生蝙蝠可能會攜帶很多病毒,但是它們都維持在一個較低的水平上。

研究表明,2003年SARS病毒源於蝙蝠

2011年,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研人員在雲南的一個蝙蝠洞裡,首次檢測到了和SARS病毒相近的SARS樣冠狀病毒“S基因”。 2013年,該所從樣品中分離出第一株蝙蝠SARS樣冠狀病毒的活病毒,顯示更為相近的“S基因”讓這株病毒能夠使用和SARS病毒相同的受體,並能夠感染人的細胞。此舉讓全球科學家對SARS病毒起源的分歧、爭論,變得“趨於一致”。 2016年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生物學研究所的科研人員等通過全國范圍內蝙蝠病毒組研究發現蝙蝠SARS樣冠狀病毒和SARS病毒具有幾乎一樣的,而其它所有物種冠狀病毒沒有的基因特徵結構,源頭目標變得更加清晰——SARS冠狀病毒起源於菊頭蝠。

對雲南蝙蝠洞的採樣工作隨後持續了5年,中國研究人員陸續分離出3株活病毒,得到了共計15株蝙蝠SARS樣冠狀病毒的全長基因組序列。經對比,蝙蝠洞中發現的SARS樣冠狀病毒,它們的各個基因和SARS病毒的最高相似度達到97%以上,屬高度同源。從遺傳學上看,這意味著SARS病毒的最直接祖先來自這些蝙蝠病毒。

造成此次武漢肺炎疫情的病毒是一種未知的、不同於SARS冠狀病毒和MERS冠狀病毒的新型冠狀病毒

近日,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生物學研究所在對第三方檢測機構提供的患者樣本宏基因組測序序列信息分析的基礎上,指導完成病毒全基因組序列的測定,結果證明樣本中存在一種未知的、不同於SARS冠狀病毒和MERS冠狀病毒的新型冠狀病毒,為最終確定此次疫情的病因做出了重要貢獻。

研究顯示2019年武漢肺炎的病毒源頭同樣與蝙蝠相關

對於此次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溯源研究,已有大量前期研究認為,蝙蝠是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起源。由於新型冠狀病毒在演化關係上最為接近的類群,都能在各類蝙蝠中發現,因此推測新型冠狀病毒的原始宿主也可能是蝙蝠。

1月23日,研究人員利用提取的nCoV-2019全基因組序列,與從人類和不同動物身上發現的SARS病毒和冠狀病毒進行了基因和功能的比較分析。不同種冠狀病毒的系統發育分析表明,2019-nCoV可能起源於蝙蝠,但目前尚不清楚中間傳播媒介。 2019-nCoV的S蛋白與人類SARS病毒P2的同源性約為76%,與蝙蝠SARS樣病毒的同源性較高,與最接近蝙蝠冠狀病毒、蝙蝠冠狀病毒BM48-31的同源性為72%,與其他蝙蝠冠狀病毒的同源性更低。這些數據進一步表明2019-nCoV更可能是一種與SARS病毒僅有鬆散聯繫的新型蝙蝠冠狀病毒。遺傳連鎖分析表明,2019-nCoV位於蝙蝠冠狀病毒與蝙蝠冠狀病毒的交界面,由於與人類SARS病毒高度變異,應屬於蝙蝠冠狀病毒的新類型。

1月24日,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證實:新型冠狀病毒不僅在感染的人體內被檢測到,在華南海鮮市場非法銷售野生動物的攤位也分離了出來,提示新型冠狀病毒來自野生動物。同日,《柳葉刀》推出“冠狀病毒”專題,對新型冠狀病毒的臨床研究予以關注。其中一篇研究指出,2019-nCoV很可能與中華菊頭蝠攜帶的冠狀病毒密切相關。

Klook.com
除此之外,也有研究表明,通過比較脊椎動物宿主的所有病毒的感染模式,發現水貂病毒顯示出與2019-nCov更為接近的感染模式。至於水貂是否為新型冠狀病毒的中間宿主,有待於進一步確證。



猜你可能會喜歡:

2020-02-06 / 1665
童子尿可以預防新型冠狀病毒?

2020-03-25 / 803
震驚:哈佛校長確診感染新冠肺炎!

2020-02-27 / 2994
屁溶膠?放屁也會傳染新冠肺炎!?


返回主頁
Klook.com



boldbox.com @ 2019-2020

2k4EZB74Q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