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別了,成龍!

轉載:別了,成龍!

瀏覽:13684



最近,國內瘋傳關於成龍的文章,轉載如下:

成龍,已經從我們的視野裡,消失了很長時間。

如果不是絞盡腦汁地回想,我們已經記不起來他最新的影視作品是什麼,只能從新聞版面的角落裡,追尋他的蛛絲馬跡。

原來,他2019年主演的電影《龍牌之謎》,投資了3億多元,還拉來了美國的健美、影視巨星施瓦辛格,作為人氣擔當,最終卻只有1823萬元的票房,幾乎都賠了個底掉。

為了迎合年輕人的玄幻情結,又主演了另一部賀歲片《神探蒲松齡》,評分低到不能忍,票房更是幾乎被削了個光頭。

成龍留給我們的形象,已經變成了在體制內場合,充滿正能量地說教著大道理的大哥。

正當我們以為他的時代要結束時,一則法院判決書,揭開了他最近的行踪。

原來,即使沒有上演電影,他圍繞著2套豪宅的故事,起承轉合、跌宕起伏,一點也不亞於大片。

近日,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的一則公告,為公眾揭開了成龍一家,位於北京的豪宅之所。

沒想到的是,面紗一揭開,就面臨被法院拍賣的結局。



9月28日將接受公眾拍賣的2套豪宅,位於北京二環路內東直門大街的「NAGA上院」2號樓1001室、1002室。

查了法拍網站,上面寫著:

「NAGA上院」99席,專為鼎級人士打造的高檔住宅。

他們不用介紹,我們也能明白,位於東直門二環的寸土寸金,不僅是像徵著財富,更是社會地位、影響力:

擁有內城天生的貴族血統,東貴皇氣與生俱來;

之於外城,有著3000年的核心吸引力,國貿、燕莎、麗都、使館區四大商圈俯首直指;

盡佔人傑地靈之時,更享國門商務區世紀宏圖。

一句話總結:窮得只剩下錢的人,是買不到的。

99套房子,每套面積300-600平米。

成龍選中的2套,面積都超過了600平米,打通之後加起來,達到了1217.5平米,外加6個車位。佔滿了「NAGA上院」A座第一層整層,霸氣側露。

哪怕現在被法院拿出來拍賣了,標註的市場評估價也達到了:

1.2億元。

要追溯起來,成龍和「NAGA上院」豪宅,是有緣分的。

開發商是「禦嘉置地有限公司」,老闆名叫:李建國。雖然在業內不太出名,但是操盤起地產項目起來,那是有一套的,至少是不拘一格、別出心裁。

他和成龍一樣,長著一張端正的國字臉,看起來比成龍還充滿了正氣。

李老闆毫不介意成龍的代言歷史,因為他從來不信邪。

於是,李建國老闆,邀請成龍,成為了「NAGA上院」的形象代言人和推廣大使,代言費達到了2060萬元。

他們給開盤儀式,取了個盛大的名字:

龍歸大海盛典儀式。

在此之前的1998年,已經是國際功夫巨星的成龍,在美國好萊塢明星的聚居地:比弗利山莊,購置了一套3萬平方尺的豪宅,外部俯瞰加州海岸,內部5個獨立大套房、家庭娛樂室、按摩泳池、恆溫酒窖,一應俱全,價值670萬美元。

他不僅是拍電影牛,選擇豪宅的眼光也很牛。

才參加完開盤的盛典儀式,成龍忽然自己有了購置2套的心思。因為,他在北京還沒有一個拿得出手的豪宅府邸。

在此之前,港台明星們紛紛北上發展事業,築巢引鳳。梁家輝選擇了東方銀座,關之琳選擇了金碧湖畔,任達華選擇了太華公寓、劉嘉玲選擇了銀泰中心。

在成龍的宣傳下,售價才3萬多元,地處東直門二環內地段的「NAGA上院」,被越來越多的香港名人看好。

開盤現場,曾志偉、陳可辛、馮小剛、金城武、周迅、張學友、古巨基、楊千嬅、蘇永康等數十位明星,及京城數百位名流蒞臨,鎂光燈閃爍不停,海浪般的歡呼聲、掌聲不絕於耳。

吳彥祖、霍啟剛、英皇集團創始人楊受成,就定下了「NAGA上院」。

對有著濃厚中國情結的成龍來說,捨棄郊區別墅、棲息皇城下城區,和其他名人一樣,擁抱帝都歷史感,再合適不過了。

成龍、李建國老闆,一拍即合。

本來,2套豪宅的總價是3360萬元。

雙方約定,尚未支付到賬的代言費2060萬元,用於抵扣,剩下的1300萬元用現金繳納房款。

也就是說:成龍只使用了1300萬元現金,就購置了位於東直門二環之內,面積達到了1217.5平米的大平層豪宅。

每平米價格才1萬元出頭。

忍不住幻想,雖然這輩子從來沒有住過天子腳下的大平層豪宅,但是一想到自己曾經也買得起,做夢都會笑醒。

兩個人都為天衣無縫的合作,喝酒慶祝。

只是當時的成龍想不到,當時的蜜糖,會成為日後的砒霜。

一顆地雷就此埋下。

從2007年開始,成龍、妻子林鳳嬌、兒子房祖名,就住進了這棟豪宅里,過上了心滿意足的生活。

7年之後,兒子房祖名,在「NAGA上院」現場,被警察現場查獲大麻100多克,他交代已經有了8年的吸毒史,並且帶領柯震東吸毒,也已經有2年的歷史了。



此時,「NAGA上院」才第一次公開曝光在公眾面前。

但是此時此刻,成龍的煩心事,不僅這一樁。

因為,和他同時在「NAGA上院」購置豪宅的明星業主們,紛紛去法院起訴了開發商「禦嘉置地有限公司」,以及法人代表:李建國。

這是怎麼回事呢?

原來,直到2013年,開發商「禦嘉置地有限公司」才拿下來大產權證,為99戶中的91戶,辦好了產權變更手續。

然後,2014年開始,李建國老闆,就惹上事情了。剩下的8戶,都辦不了產權證。

他完成了「NAGA上院」項目後,就離開了地產圈,投身於娛樂圈,成為了歌手、演員和影視公司老闆。

被港台明星眾星捧月的李老闆,總覺得自己聲線獨特、嗓音具有感染力。他請來著名的音樂人操刀,在兩岸、三地取外景還不夠,還要跑到新加坡去,最終推出了個人這輩子唯一一支MV:《月亮怎能代表我的心》。

這還不夠,他馬不停蹄地組建了影視公司,請來姜武、閆妮等大牌明星做自己的配角,請來部隊文工團的歌唱家譚晶,跟自己一起合唱主題曲。

很快,「禦嘉置地有限公司」的那點家底,完全禁不住這麼折騰,因為欠錢太多,和一家來頭神秘的國有開發商:天鴻控股,產生了債務糾紛,被人家告上了法庭。

「天鴻控股」,可不是善茬,人家可是「北京首都開發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的親兒子。

於是,尚未完成過戶的8戶豪宅,由於登記的產權人,依然還是「禦嘉置地有限公司」,一併被告上了法庭,要求法院強制執行,將產權劃歸給開發商的債主:「天鴻控股」。

並且,直到此時,大家才發現,「禦嘉置地有限公司」的李老闆,一直在偷稅漏稅,是欠稅大戶,無法為業主正常辦理過戶手續了。

這8戶業主可真冤啊!

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於是有7戶業主,選擇了去法院起訴,他們認為是開發商的原因,導致業主無法過戶,並非業主本身,或者交易流程有問題所導致的。

於是,7戶業主經歷了漫長的司法訴訟,終於辦下來了產權證。

可奇怪的是,從2006年購入房產,直到2017年被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查封,成龍一直沒有去主張辦理產權證,也沒發起司法訴訟去主張合法權益。

這真是一個大謎團啊!

後來,成龍在各種不同的場合,閃爍其詞、語焉不詳的解釋,自己為何一步催促開發商,而不起訴開發商:

單價只有1萬多,只有其他業主的1/3。

合同單價過低,不適合公開。

這似乎很好地回應了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的質疑,來為自己已經實質性完成了購房手續,只是沒有形式化地完成過戶,來辯護。

沒想到的是,開發商的債主「天鴻控股」,繼續上訴到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因為他們抓住了這個天大的漏洞:

過戶沒完成,和開發商是否拖延辦理、是否欠稅,沒有任何關係;

是業主沒有主觀意願去辦理過戶。



於是,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判決成龍一家盤踞的2套豪宅,應該依舊屬於開發商的產權,被司法強制拍賣,償還債主「天鴻控股」的債務。

然而,你真的相信,僅僅是因為買房的價格,是其他業主的1/3,合同內容就不適合公開嗎?

且不說,成龍付出的真實總價就是3360萬元,和其他業主價格相差無幾。

只是論商業社會中,買家和賣家,對價格都無異議,公平交易,本來就是正常的事情。

況且,「NAGA上院」中的業主,要么是成龍影視圈的鐵桿朋友,要么是社會名流。

成龍的影響力在那裡,朋友遍天下。

當初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買賣,怎麼會因為這種流言蜚語,就放走了價值1.2億元的豪宅呢?

請教了個法律、稅務的雙料專家。專家對我微微一笑:

這裡的水很深。

2006年,和開發商「禦嘉置地有限公司」簽訂代言合同的,並不是成龍本人,而是他實際控制的經紀公司:JACKIE & WILLIE。

要和開發商簽訂房屋買賣合同的,也不是成龍本人,而是他實際控制的「中泰國際集團有限公司」。

2014年之前,不斷補繳1300萬元差額購房款的,並不是「中泰國際集團有限公司」這個法人業主,而是成龍本人。是的,自然人陳港生。

如果你沒有經營過公司,也不懂《公司法》、稅法,那麼你可能認為,反正都是成龍一個自然人,或者他控制的不同公司實體,誰交錢都一樣,掛在誰名下都一樣。

如果這麼想的話,我們國家的稅務和法律,就完全亂套了。

我們假設一下,如果不採用這種形式,而是如下

第一,JACKIE & WILLIE 經紀公司,收到2060萬元的代言收入。

繳納增值稅:2060×6%=123.6萬元;

繳納附加稅:123.6×12%=14.832萬元;

企業所得稅:(2060-123.6-14.832)×25%=480.392萬元;

股東分紅稅:(2060-123.6-14.832-480.392)×20%=288.2352萬元。

所以,扣繳完了所有稅收907.06萬元後,到達成龍個人手上的,只有1152.94萬元了。

第二,將1152.94萬元,加上補充的2207.06萬元差額款,構成3360萬元總房款,以自然人名義,簽訂合同發起購買。

和原來通過「中泰國際集團有限公司」,只需要1300萬元總價款相比,額外要繳納的契稅金額是為:

(3360-1300)×4%=82.4萬元。

如果成龍通過經紀公司獲取代言收入,再以企業名義購房,而不是登記在個人名下,就不需要從自己的腰包裡,再出2207.06+82.4=2289.46萬元。

現在只出了1300萬元,整整少出了989.46萬元。

然而,受益不僅如此。

使用「中泰國際集團有限公司」名義購房,這家公司就多出來了3360萬元的名義費用,以及房產每年的固定折舊損失。未來有了收入之後,用來沖抵避稅的費用空間,就多了3360萬元,又可以避掉很多的稅收了。

成龍買房的時間是2006年。

此時離美國的金融危機還有2年,離我國釋放4萬億元的經濟刺激計劃也只有2年。

2008年,北京的房價在觸底之後大反轉;

2015年,北京的房價又迎來了一輪波瀾壯闊的主升浪。

2006年買房的人,全中國都都找不到第二個虧的,更加不要說天子腳下、首善之城的核心區域了。

沒想到的是,成龍機關算盡,不僅錯失了增值的1.2億元,還把當年自掏腰包的1300萬元給虧進去了。

看成龍的電影長大的。說不敬仰,是不可能的。

他做成了普天之下的男人,都沒有達到過的成就。

在風光的那些年裡,他拍過的電影,一部比一部火。

他接過的廣告代言,廣告主的下場,一個比一個慘。

最早代言的是「小霸王學習機」,小霸王消失了;

代言的「汾煌可樂」,老大和老二打架,老三消失了;

代言的「愛多VCD」,老闆進了監獄,整個VCD產業倒閉了;

代言的「霸王洗髮水」,涉致癌傳聞,Duang地一下扑街了;

代言的「泰禾院子」,泰禾集團一度成為地王收割機,卻沒能熬過2019年;

最讓人不可思議的是,擔任禁毒大使,結果親兒子吸毒、進牢房了。

這些都沒有影響他在公眾心目中的形象。

江湖不再是那個江湖,但是你哥,永遠是你哥。

在2009年,他以自己的代言歷史,和家庭作風的示範,放出了豪言:

中國人是需要管一管的,否則便會為所欲為。

兩岸三地的國人,都非常不理解這句話,義憤填膺,站出來抨擊成龍。

當時擔任香港行政會議召集人的梁振英也站出來駁斥,他認為國人需要更多的自由,才能夠秩序井然。

11年前的我們,也不太理解成龍這句話。

但是從今天的視角去回望,不得不折服於他的先見之明:

畢竟,某些明星富豪,精於避稅,漠視法律,確實是需要管一管了。



猜你可能會喜歡:

瀏覽:22539
藝人曾江屍體被發現於尖沙咀酒店

瀏覽:15880
湯唯為演《色戒》留了 8 個月的毛

瀏覽:14936
空靈系「最美越南小姐」陳玄眉


返回主頁



@ 2019-2022
最後更新:2022-12-08
文章數:3683 / 閱讀量:39427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