錘爆瑞幸、將9家中概股逼到退市的美國殺手

錘爆瑞幸、將9家中概股逼到退市的美國殺手

瀏覽:1264



如果一樣東西看上去極其完美,那就值得懷疑,中國亦如此 ... 渾水的創始人卡森·布洛克曾公開說到。



瑞幸崛起的速度完美得驚人:

從成立到發布IPO,只花了一年半;

成立僅14個月,瑞幸就已在全國開店超過2000家;星巴克苦心經營20年,至今不到3521家門店。



一年三次融資,金額達5.5億美元,在業內一騎絕塵……

靈敏的卡森嗅到了謊言的氣味。

兩個月前,讓許多中概股聞風喪膽的做空機構——渾水(Muddy Waters Research),公開了一份匿名做空報告,直指瑞幸咖啡涉嫌財務造假,門店銷量、商品售價、廣告費用、其他產品的淨收入都被誇大,2019年第三季度瑞幸的門店營業利潤被誇大3.97億元。



4月2日,瑞幸自爆:劉劍和幾名員工在去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偽造了22億元人民幣的銷售金額。



所有的遮羞布都被一併扯掉。

業內指出,渾水此次背後隱藏的真實做空勢力主要為雪湖資本。但低調的渾水,過去的戰績不容小覷。

“中國通”卡森

能成功找出這些“渾水摸魚”的中國上市公司,卡森敏銳的嗅覺來自於他的獨特經歷。

卡森本來是一名股票分析師,後來辭職去法學院讀書。從12歲時就夢想著到中國淘金的他,2005年,28歲的他終於來到上海,做了一年律師,後創辦了一家倉儲公司。

在上海時期,當他發現公司所在園區的經理在侵吞自己的租金,他就停止了支付租金。但該經理威脅將他趕出園區。布洛克存了很多食物和水,打算和對方對峙。

這次糾紛最終在美國駐上海領事館介入後結束。

在中國從商的慘淡經歷,卡森描述其為“渾水”戰場後的戰壕,他說“與中國的官僚機構和客戶打交道一度讓自己焦頭爛額”。

但這份對中國市場不了解帶來的失敗,很快給了他新的靈感。

2009年,卡森為父親比爾·布洛克前往東方紙業做調查,發現其財報與實際運營出入很大。

同為股票分析師,經手過多家中國公司赴美上市業務的父親告訴卡森:

研究中國企業可以賺大錢。

卡森寫得第一份報告是東方紙業,此後,東方紙業股價下跌一半。

在中國做律師、創業的卡森·布洛克,看到了機會,決定走上做空之路。

2010年,渾水公司成立。

中概股狙擊手

第一炮打響後,卡森的調查與做空愈發專業。

並發布了其第一封針對綠諾的財務質疑報告,一鳴驚人。

2010年11月10日,渾水發報告,直指新能源明星企業綠諾科技財務造假。

綠諾沒有任何抵抗。一個月後,綠諾被納斯達克勒令退市。 3.7億美元的市值瞬間灰飛煙滅。

渾水一鳴驚人,變成“中概股狙擊手”。

2011年6月2日,渾水做空加拿大上市的嘉漢林業,報告發布當天,嘉漢林業股價大跌64%,之後嘉漢林業宣布以重組的方式黯然退場加拿大資本市場。

此後,渾水對中國高速頻道、多元環球水務、分眾傳媒、傅氏科普威、新東方教育、網秦展開“獵殺”:

中國高速頻道、多元環球水務被摘牌。

分眾傳媒股價大跌、儘管擊退了渾水,但還是通過私有化退出了納斯達克。

2014年,渾水將戰場擴至香港市場,先後對奇峰國際、輝山乳業、敏華控股進行了沽空,效果都不是很明顯。其中,輝山乳業一役非常具有戲劇性。

渾水於2016年12月15日發出第一份針對輝山乳業的做空報告時,並未引起市場的重視,輝山乳業的股價也基本沒有受到衝擊。

但其後3個月,輝山乳業被曝出大股東挪用資金投資房地產,資金無法回收,涉及債權銀行多達23家,股價隨之出現斷崖式下跌,一度重挫91%。

之後,輝山乳業董事會成員相繼離職、一致行動人失聯、銀行追債、港交所指令停牌,最後進入臨時清盤,旗下兩家重要子公司也被債務人申請破產。

綜觀下來,唯一一個正面抗住的只有新東方。

2012年7月18日,渾水發布報告質疑新東方財務報告存在欺詐,報告發布後的兩天里新東方股價累計下跌超過60%。

但新東方隨後進行了反擊,並獲得了成功,截至6月13日,新東方的股價已從沽空後的低位反彈了逾10倍。

道高一丈

“我的性格是律師型的,而律師的特點是找問題、找風險”,卡森如此解釋自己在發現問題時的敏銳。

渾水公司的調查手段也不拘一格,除了基本的查閱公開資料、調查關聯方等常見手段,渾水還經常採用暗訪、假扮客戶聯繫業務等方式對公司的問題進行“偵破”。

在中國創業的經歷,讓卡森對中國式“關係”和“貓膩”藝術無師自通。

提到那些他與之打過交道的中國政府部門或人物時,他還是會脫口而出它們的中文名字:工商局、國安局、某某某。

而美國人的身份、在華爾街工作的經歷以及自己從事金融業的父親,又讓他知道如何與海外投資人打交道。

調查中國高速頻道時,渾水派人在幾十輛公交車上實際觀察廣告播放情況,發現司機都喜歡播放自帶的DVD節目,高速頻道對終端控制力很弱;

調查多元環球水務時,渾水在辦公地點發現員工毫無工作狀態,形同“成人託管所”,推測公司經營一定有問題;

調查輝山時,渾水使用無人機拍攝在建的牧場情況,發現工程進度堪憂。

有了這些直觀的判斷之後,渾水再在辦公室內進行數據的比較、核實,坐實問題。

卡森認為,之所以監管機構和大的會計所不能及時發現這些問題公司的欺詐,就是因為它們只進行辦公室的研究,而不去實地調研。

卡森的這份利益得來的並不輕鬆。

卡森曾經和自己的妻子開玩笑說:“我收到的死亡威脅就是我業績的證明”。

而渾水調查的阻力不僅僅來自被做空公司。

2012年之後卡森做空中國公司的頻率明顯降低,轉而將視野轉向了一些其他國家的公司。

“有一次我看到計劃做空的公司被CCTV做了負面的報導,認為這是其背後沒有權力後台或是權力後台已經崩塌的象徵,才敢繼續做空,我可不想和某些重要部門相對抗”。卡森在接受采訪時曾坦言。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在無數做空機構拿著放大鏡盯著的狀態下,中概股的手段已全面升級。渾水兩個月前發布的瑞幸做空報告,長達89頁、組織了92名全職和1418名兼職調查員,在全國45個城市2213家瑞幸門店,收集了25000多張小票,進行了10000個小時的門店錄像。

“我認為我的行為對市場是有利的,可以幫助投資者淘汰那些造假的公司”,卡森如此評價自己的事業。不過他也坦言,從做空中獲取利益才是自己的首要目的,自己的本意不是要成為行俠仗義的忍者或是劫富濟貧的羅賓漢。

對於卡森,有些人認為他是“亡我之心不死”的“敵對做空勢力”,也有些人認為他是淨化市場環境的“鯰魚”。

為何中概股頻頻中招?

香櫞創始人安德魯·萊福特認為,與其他新興市場相比,中國有更大的流動性。這是他“在這個市場有更多做空機會的原因”。

在美國、香港等海外資本市場,由於沒有類似中國大陸的對做空的政策限制,渾水這類做空機構十分常見,蘋果、微軟、IBM這些著名公司都被人嘗試做空過。

不過做空者也不是總能成功,沒有漏洞、經營良好的公司即便被“誤傷”,股價往往能很快回升,做空失敗的機構要蒙受經濟上的損失,如果以造謠等形式惡意做空,還要承擔嚴重的法律後果。做空機構與上市公司之間,形成了一種動態平衡。

而中國沒有做空機構。監管機構和會計所很難第一時間發現問題公司的欺詐。它們大多數只進行辦公室的研究,而不是去實地調研。

即便去實地調研,也存在調動資源的局限。 “他們說土地有多大就有多大,我們不可能用尺子去量。”一位分析師曾感慨。

核心問題是,在中國資本市場上,違規違法成本太低,許多企業財務報表摻雜水分。

中國和外國對於上市公司財務造假的處罰力度不同。

在中國,對企業處以60萬罰款,可以說猶如隔靴搔癢。

而美國懲處財務造假,則是讓企業傾家蕩產,讓高管牢底坐穿。會計師事務所也會因幫助上市公司財務造假而破產,投資銀行會因為上市公司的財務造假面臨投資者的巨額損害賠償。



好物推薦

參考價:¥329.00
小蟲草堂植物檯燈智能種植機

參考價:¥57.00
大白鵝睡覺抱枕

參考價:¥129.00
碩方 T10 家用迷你手持式藍牙標籤機

參考價:¥89.00
北京同仁堂黑芝麻丸


猜你可能會喜歡:

瀏覽:8890
14歲女就那麼早熟 ...

瀏覽:10469
河北女子神模仿《延禧攻略》爆紅網絡!

瀏覽:11201
70 歲老人堅持健身,胸肌腹肌超有料!


返回主頁



@ 2019-2021
最後更新:2021-12-03
文章數:1914 / 閱讀量:25068737